2019今晚开码结果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2019今晚开码结果 >

上海知产司法保护25年——听听当年的“开山鼻祖”讲述光阴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24 03:56   来源:未知   阅读:

  70年间,上海法院历经变革,勇立潮头,全国首个少年庭、金融庭相继成立在上海;70年间,上海法院也涌出了一批批优秀的法官,他们审理案件,定分止争,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一日为法官,终身法律人。为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与上海新闻广播《法眼看天下》栏目自今年8月起推出10期《上海法院壮丽70年》特别节目,邀请数十位曾经的、现在的法官作客直播间,一起回顾中国法治进程,梳理上海法治建设成果。

  致敬辉煌的过去,记录精彩的现在,展望可期的未来。今天推出的是上海浦东法院知产庭首任庭长徐亚丽、上海知产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陈惠珍畅谈《上海知识产权司法保护25年,我们走过的那些岁月》。小编整理了此次节目的内容,让我们共同聆听她们的法院故事。

  在1994年的2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高院)、中级人民法院正式成立了知识产权审判庭,6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浦东法院)成立了全国基层法院第一家知识产权的审判庭,上海三级法院知识产权审判从此走上了专业化的发展轨道。

  上海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也是最早成立知识产权专项审判庭的城市之一,1996年,上海浦东法院在全国率先开始试行知识产权“三合一”审判机制,由知识产权庭集中审理涉及知识产权的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2016年7月,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全国法院推行知识产权“三合一”审判机制。20年来,从一个“第一”到许多个“第一”,上海浦东法院知产人以自己的智慧和努力,服务保障 “一带一路”、自贸试验区建设、上海科创中心等国家发展战略,诠释着知产司法保护的深刻内涵。

  2014年12月2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应运而生,成为全国首批三家知识产权法院之一,集中审理一审技术类知产案件及其他二审知产案件。作为上海审理知识产权案件的专门法院,其审判职能作用的充分发挥,有助于上海营造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的理念和环境,有助于提升上海建设科创中心、优化营商环境的软实力。

  她从“光杆司令”开始,开创先河率先探索知识产权“三合一”审判模式;她至今已70岁高龄,仍活跃在法律界为培训法官和律师授课。她就是上海浦东法院知产庭首任庭长徐亚丽。

  她是上海法院唯一一位被评为全国审判业务专家的女法官,在上海浦东法院探索实践知识产权“三合一”审判机制长达14年,以她名字命名的法官工作室,深入张江高科技园区覆盖全市的“一区22园”,已经成为上海知产法院的品牌项目。她就是上海知产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陈惠珍。

  主持人:徐老师,六肖三期必中一肖,上海浦东法院是全国第一家成立知识产权审判庭的基层法院,作为首任庭长和开创者之一,那个时候您一定碰到了很多困难吧?

  初创时期,大家都不知道知识产权是什么。我当时接到上海高院的调令,来到上海浦东法院筹建知产庭,其实是个“光杆司令”,那时我从经济庭借调了一名书记员,从这之后便开始了这份工作。

  对的,我在上海高院从事的是行政审判工作,行政法律法规中也有很多涉及知识产权保护,比如专利法、商标法等。当时领导也很重视知识产权,给我们庭里配备的人员基本上都是研究生,到最后全庭也就我一个庭长是大学本科。

  建庭以后,我觉得最大的困难就是缺少专业人员,不仅是懂知识产权法的法官不多,懂知识产权法的律师、检察官也不多。另一个困难是案子少,记得我担任知产庭庭长的时候,有一年全年的知识产权案件收案数是4件,这说明其实老百姓、企业对知识产权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如何通过司法救济途径得到保护。

  但是我们仍要通过审判来提高法官的素质,包括对法律的熟悉程度,当时我们知产庭的法官一边在处理其他民商事案子,一边还在集中学习知识产权法律知识。

  主持人:初创时期,很多具体的规则有待健全和完善,但是听众朋友都知道,咱们法官办案必须特别精准,你们是怎么摸索的?

  那时候我们不仅在逐步摸索,还想把案子办得漂亮,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办的案子都非常漂亮。当时专利法、商标法和著作权法都有了,但一些法律的实施细则还没有出来。

  反不正当竞争法是1993年颁布施行的,因此法官在实际办案过程中,对法条如何理解操作就需要不断地去研究。当时可参照的案例很少,不像如今的信息化时代,上网一查就能查到消息和判例。

  那是一起商标权侵权案件,其中涉及到包装箱上面的商标标识。关于这一标识是不是商标标识,现在是没什么疑义了,但是当时我们翻遍几乎所有可以拿到的参考资料,都说商标是可以揭下来的产品标识。但在这个案件中包装盒上印制的那个商标标识是无法分离的、是一体的。比如我们现在喝的可口可乐易拉罐的标识,就和易拉罐是印制在一起的;我们买的“8424”西瓜,它就把“8424”的logo刻在西瓜上面。

  那时我们遇到的问题是,难道因为logo和产品不能分离,它就不是商标了吗?所以我们一直在实践中摸索,就这个案件来说,我们认为原来的、传统的解释不合理,它不是商标标识的唯一标准。

  主持人:你们在工作的过程中始终在不断思考和学习,听说当时知识产权的法官刚开始写申请鉴定书,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写?

  是的,这有一个过程。因为知识产权案件涉及到商业秘密、技术合同等,法官并没有这样的知识结构,需要申请专家帮我们鉴定,当初起草申请鉴定书时就碰到一个问题:没有样本。

  一开始,我们写得很直白:“请问专家,这个是不是构成商业秘密?”但经过实践后发现不能这样表述。专家鉴定的是技术特征,比如原、被告的技术是不是属于同一个技术、相同点在哪里,不同点在哪里,至于这样的区别是不是侵犯了商业秘密,应该由法官通过审理后来认定,而不是申请鉴定专家来给出意见。

  主持人:后来上海浦东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有了“三合一”审判模式,所谓的“三合一”,是什么概念呢?

  实际上,一开始的知识产权案件,仅仅是针对知识产权民事案件。我们创新地把对知识产权的刑事案件和行政案件全部归置到知识产权庭审理,并称其为知识产权审判的“三合一”模式。当时我们把这三类知识产权案子归到一起审理,主要考虑的因素是术业有专攻。知识产权庭专门研究知识产权,而对刑庭、行政庭来说,这类案件只不过是大量案件中很小的一部分,他们也能审好,但是放在知产庭审理,可以更好地统一涉知产案件的裁判尺度,更大程度地体现知产审判的价值。

  我们审理那起案件时,除了侵犯专利权等相关罪名外,我国的刑法还没有专门对其他知识产权犯罪作出有关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对这类案件只是以一般的刑事案件去办理,便无法突出知产案件的特点,更重要的是,当时知产刑事案件中法官很少运用罚金刑,这造成对知识产权相关犯罪的打击力度明显不够。当时我认为,使用罚金刑对侵权人的震慑作用更大,而且对被侵权人来说也更加实际,那个案子我们在全市公开宣判,除了主刑之外并处罚金20万。可以说,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法官裁判时会更多地考虑知识产权的价值,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

  2001年我从美国访学回来,记得是3月20日从美国出发,回上海已是21日晚上,还没来得及完全倒时差,22号就去单位报到,得知我被安排到知产庭协助庭长工作。于是我与徐庭长有几个月的共事时间。

  印象很深。 记得刚入知产庭不到一个月,我就遇到了一起侵犯软件商业秘密的案件。 一家软件公司开发了一个期货管理软件,不久,它原先的客户告知称,另外一家公司也在销售同样的期货管理软件,这引起了该软件公司的警觉。 经过调查发现,原来的技术人员去了对方的单位,并在一个多月后推出了期货管理软件,该公司认为对方侵犯了商业秘密,诉至法院,并提出对软件进行证据保全。

  虽然民事诉讼法中对证据保全有规定,但是当时实际运用很少,而且涉及软件的商业秘密侵权也是首例,因此我们去上海高院技术处请教有关技术问题。 上海高院技术处专家了解案情以后指出,不同的软件其开发平台不一样,技术背景也不一样,我们涉案的软件用的是Delphin语言,这个技术背景的技术专家也是比较少的。 通过他们的帮助,我们请到了同济大学计算机专业的老师作为有技术背景的专家陪审员一起参与了保全和案件审理。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制定了一个整体方案,考虑了履行宣布裁定、告知应诉事项等法律程序工作,技术操作以及现场控制,组成审判人员、专家陪审员、法警、摄像人员及法宣干部的队伍,明确分工,最终顺利、成功地执行了这一次保全。

  应该说现在相关的制度更加完备了。当时的民事诉讼法只规定证据保全、财产保全,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还规定了行为保全,整个保全的制度是比较完备的。

  陈老师是2001年来的,我是那年年底退休的,和她一起共事了将近十个月,这段时间实际上就是传帮带。刚来的时候,她还没有接触过知识产权方面的案件,不过对我们知识产权庭一直都有关注。之前,我们庭里有一起案子,我还请她来担任这起案件的审判长。所以说起来,我觉得我们还是比较有缘分。

  主持人:陈老师,从美国回来后您就在知识产权审判这个岗位上,包括后面被评为了全国审判业务专家,又来到了上海知产法院,你是不是也没想到接下来的这些变化?

  对我来说,确实没想到。没想到会被评上全国审判业务专家,也没想到国家会那么快成立知产法院,更没想到自己会来到上海知产法院。

  我们当年对知产案件进行深入研究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过还会有这样一个评比。全国审判业务专家从2009年开始评选,两年一次,我是第二批被评上的。在这之前,上海先评选了上海法院审判业务专家,候选名单就是15个人(15人中选10个),当初名单公示后,我已经很庆幸能进候选名单,没想到真的被评为上海法院审判业务专家,更没想到最后还被评为全国审判业务专家。

  主持人:有网友提问,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对科创工作者有了保护,消除了后顾之忧,可全身心投入事业之中,从而帮助更多科创产品问世。徐老师对吗?

  这个理解很对,这也是成立知识产权庭的初衷。当科技人员意识到“我有知识产权”并且“我要保护我的知识产权”的时候,实际上法律就在发挥作用了。

  很多知识产权的保护途径是不告不理的,但作为科技人员,除了要知道“我有权利”外,还要知道“我要去保护它”。当然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要保留好证据。

  当时案子比较少,但是我会在诉讼前、诉讼中、诉讼后,把案子怎么判、为什么这样判等问题进行总结研究,给大家一些启示。知识产权案件的发展有个过程,经济发展了、创新多了,涉及到知识产权的问题自然就多了。

  主持人:有网友想请教,当下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的挑战主要在几个方面?在世界上处在何种层级?

  我国对于知识产权保护一直是非常重视的,而且各方面的制度建设也在逐步完善和加强中。近几年出台的“两办”意见、国务院出台的强国战略、最高人民法院的纲要等,无不表示着我们国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决心。

  主持人:回顾之前从2001年您接手这份工作,一直坚持到现在,并且在换到上海知产法院以后还坚守在这个领域,对之前您在上海浦东法院的工作有什么感触或者感慨?

  徐庭长退休以后,我接棒担任上海浦东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一直到我来到上海知产法院,大约有14年左右的时间。徐庭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14年中,我在她原来的基础上积极实践“三合一”审判模式,办理了大量有影响的案件。

  这期间上海浦东法院知识产权庭有3件案件入选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在2009年起开始典型案件评选后,我们有10多件入选全国十大知产案件、50件典型案件等榜单。2004年起的每次年度评比都获集体三等功、二等功,还被最高法院第一批授予“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基层示范法院”。对一个基层法院知产庭来说,这可算是一份不俗的成绩单。

  主持人:我记得您主审过“第一股歌”著作权侵权案,还有“大富翁”商标侵权案等多起国内外影响较大的新类型案件,这样的案子对您最大的挑战在哪里?

  首先的挑战是知产案件的侵权判断及法律适用。“第一股歌”著作权侵权案涉及到未经许可的改编,他改编过程可能对别人来说也是一种侵权,那么改编成功的这个成果,他有没有权主张自己的权利,这是一个理论问题。

  而“大富翁”商标侵权就涉及到一个名称已经指带到一类那个游戏名称的情况下,这个名称在使用的时候,是不是会涉及到对商标侵权的问题。这两个从法律上来说,都是对商标正当使用的问题。这类案子审理得公平公正对于企业还有个人创新和发展都会增添动力,也彰显了社会的公平正义。

  主持人:有网友提问,知识产权法院案件审理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请到人民陪审员呢?那么人民陪审员的身份、具体会起到哪些作用等,陈老师能介绍一下吗?

  有的,我们的一审案件也会有人民陪审员参加。我们的人民陪审员分两种,一种就是一般的人民陪审员,还有一种是有专业技术背景的人民陪审员,有些是学校的老师,有些是研究机构的科技人员。这部分有专业技术背景的人民陪审员,他们的优势是针对案件中涉及的技术问题发表他们的观点,当然普通的人民陪审员也会从老百姓的视角来对这个案件中涉及的一些问题发表他们的观点。

  我们国家的知识产权立法是跟国际接轨的。我们的立法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知识产权保护的第一个阶段也就是最初立法的这个阶段。那时案件很少,这类案件也零散地分布在民庭、经济庭。

  从上世纪80年代立法以后一直到90年代,案件逐渐增多,才有刚才我们徐庭长讲到的,1993年、1994年开始发展专门的知识产权审判庭,而且是从高院、中院到基层法院都设立了知识产权审判庭。这是中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第二个阶段。

  到2001年,为了加入WTO与国际协议相协调,我国的国内法进行了比较大的修改。第三个阶段就是加入WTO以后,整个社会的知识产权权利意识觉醒了。从案件上来看,2001年以后案件量比之前大大增加。1994年上海浦东法院成立知产庭,每年的收案是几件、十几件,到2001年是28件,2002年将近40件,再往后就是每年6、70件、100多件,现在已经是一年6、7000件。

  主持人:现在上海浦东法院的知识产权庭已经成立25年,上海知产法院也已快要成立5年了,徐老师您最后能不能从一位老法官的角度谈一谈您对这个工作未来发展的心理感想或者建议和期望呢?

  我希望我们的知识产权审判工作能够发展得越来越好,也希望上海知产法院越来越好。对知识产权工作,我的第一个期望是要有一支高质量、专业化、国际化、正规化的法官队伍,毕竟人才是第一资源。

  第二,我认为,创新是我们知识产权审判能更好发展的动力,所以我们知识产权法院要保护创新,一方面是人才、另一方面是创新。保护创新的同时,对一些已经形成的好方法、做法,也要继续将它们发扬光大。

  我认为,选择了法官这一职业对审判事业应有担当精神,要把个人的发展放在法院的发展、法治事业的发展进程中来定位。立足当下、做好本份。对事不放任,对己不放纵。

  网友chencheng: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对科创工作者有了保护,消除了后顾之忧,让大家可以全身心投入事业之中,从而更多科创产品问世。

Power by DedeCms